北京三年已有2.8万户商户迁往天津河北

国际金融报 2017-02-27 08:5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过去三年间,北京累计退出1341家高耗能、高耗水的一般制造企业,350家中心城区商品交易市场调整疏解,2.8万户商户迁往天津、河北。

     他们三人眼中的京津冀一体化

     国际金融报记者 | 吴婧 《 国际金融报 》( 2017年02月27日   第 02 版)

     2月26日,“京津冀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三周年。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耀表示,“京津冀一体化”作为国家战略三年来,最明显的变化出现在交通、生态与产业协同上。

     《国际金融报》记者对廊坊、北京、天津三地业主进行采访,听听他们对京津冀一体化的切身感受。

     “准备把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叫回来。撸起袖子加油干!肯定比他在北京赚得多!”在廊坊三河市搞物流的刘先生受益于密涿高速建成通车,这几年生意不错。

     “将来我的小孙女长大了,留给她做纪念。”天津的王女士现在是每周往返于天津和保定的“天保族”,存了一抽屉的高铁票。

     “企业会整体迁往沧州,听说租金等费用很优惠,没什么抵触情绪。”在北京丰台区开服装厂的张女士下一步的工作重心是动迁。

     物流老板更好赚

     2017交通一体化收官

     刘先生在廊坊三河市经营一家小型物流公司,“三河市地处京、津交界地带,与北京仅一河之隔,没高速路时,到廊坊市区70分钟”。

     刘先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推进,实实在在让自己享受到了顶层设计的红利,“密涿高速建成通车后,进一步拉近了三河市,与北京、石家庄,甚至是全国其它城市的距离”。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需要“一锤接着一锤敲”。自2014年顶层推动以来,公路交通网正日渐完善。

     一位北京交通委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近两年,京津冀共打通高速公路、国省干线‘断头路’‘瓶颈路’800多公里,京津冀交通网正由‘单中心放射状’向‘四纵四横一环’格局转变。”

     交通便利了,刘先生的物流生意有没有蹭到“红利”?

     “高速通车后,去廊坊市区只要40分钟,去省会石家庄从4个小时缩短至3.5个小时,公司现在的生意比以前强多了。”刘先生笑称,“现在有点忙不过来,准备把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叫回来。撸起袖子加油干!肯定比他在北京赚得多!”

     河北省省长张庆伟认为,2017年是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收官之年。

     “天保族”的高铁票

     2020年形成1小时交通圈

     天津的王女士现在是每周往返于天津和保定的“天保族”。

     王女士跟老伴住天津,王女士儿子在保定市政府工作。2015年,儿子喜获千金,但是因为还要照顾未退休的老伴,王女士成为了往返天津和保定两地,一周去一趟保定,车票就攒了一抽屉,“将来我的小孙女长大了,留给她做纪念”。

     “高铁车次充裕,不到半小时就一趟,不过我常坐下午三点多出发的G1296,71分钟到保定,票价才六十多块钱。”王女士笑着说,“高铁就像升级版的豪华公交,准时准点,还有专座。”

     根据铁路部门的统计数据,截至今年2月中旬,津保铁路已运送旅客近900万人次。事实上,京津冀协同发展三年来,“轨道上的京津冀”作为骨骼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可谓在快车道全速推进。

     前述北京交通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京津冀地区城际铁路网规划批复实施,京津城际延长线、津保城际铁路、张唐铁路建成通车,京沈、京霸、石济、呼张高铁加快建设,京张、大张铁路全线开工,京滨、京唐城际已核准,廊涿城际、津承铁路等前期工作顺利推进。” 

     除了高铁轨道的建设,京津冀交通管理和服务一体化水平也有了较为显著的变化。截至目前,京津冀交通一卡通覆盖区域内全部13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多条省际公交班线开通,其中河北356条公交线路与京津实现互联互通。

     根据规划,2020年,河北将实行快速铁路“市市通”,高速公路“县县通”,形成京津石中心城区与新城、卫星城之间的“半小时通勤圈”,京津保唐“1小时交通圈”,相邻城市间基本实现1.5小时通达。

     大红门商户奔沧州

     疏解整治行动还在继续

     张女士是北京丰台区方仕工业园内一家服装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工业园在疏解目录中,从南三环到四环到现在的五环。我的企业会整体迁往沧州。”

     张女士提及的这个区域内,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是动迁大户。

     一位大红门疏解办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大红门地区市场疏解已累计完成33家,已经完成了总量的四分之三,涉及1.3万多商户,面积约94万平米,从业人员约3.9万人,“大红门地区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将在2017年底前基本完成”。

     北京市社科院一项调查显示,北京地区近十年的外来人口中,三分之二集中在批发零售、制造、住宿餐饮、建筑4个行业。在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长赵弘看来,通过产业疏解促进“人随业走”是有效的。

     前述大红门疏解办工作人员透露,自2014年市场疏解工作开展以来,大红门地区流动人口累计减少2.5万人,占总流动人口比重的24.3%。

     2月19日,作为北京大红门地区服装生产和商贸流通领域的代表企业,北京方仕集团与沧州东塑集团签署产业对接战略合作协议,方仕集团将在沧州先期建设5000亩的服饰特色小镇。

     张女士告诉记者,“这意味着方仕产业园内的千家服装生产企业将迁往沧州,听说租金和各类费用很优惠,没有什么抵触情绪,还是挺期待的。”

     数据统计显示,过去三年间,北京累计退出1341家高耗能、高耗水的一般制造企业,350家中心城区商品交易市场调整疏解,2.8万户商户迁往天津、河北。

     北京市市长蔡奇在北京市十四届人大五次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2017年北京将实施“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据记者了解,“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包括:疏解提升市场和物流中心158个,完成动物园地区、大红门地区、天意、永外城等批发市场撤并升级和外迁;关停退出500家以上一般制造业和污染企业等。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